当前位置:主页 > 赛马会官方网 >

深入开展了“红旗党组织”

  据不完全统计,工业之都上海去年通过本地互联网企业帮助中国730个国家级贫困县的4.8万名商家,促成了逾9亿笔生意,共卖出183万吨农货,如果用火车运输的话,这整整需要3万节车厢。
  曾经的百年时间里,上海通过工业反哺全国,在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中扮演了基石的角色。
  时过境迁,浦西的工厂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浦东的高楼屹立黄浦江畔。新的高度上,新一代的上海经济引领者们,看到了更远的地方——在那些山高路远的贫困山村中,他们掀起了一场革新农业、精准扶贫的大潮。
  黄浦江的170年
  黄浦江穿流而过,将上海一分为二。浦西与外滩,见证了旧时代的“不夜城”,浦东与陆家嘴,则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巨大经济成就的缩影。
  自1843年晚清开埠以来,上海一直都是中国的经济中心。170年间,黄浦江沿岸风云变幻,但其之于中国经济提纲挈领的地位,从未动摇。
  由农业社会转向工业社会时期,工业化,曾是上海辐射全国的核心手段。
  建国前的半个世纪里,上海的工业产值占全国的比重,一直维持在50%以上。“十里洋场”出产的棉纺、丝绸,搭乘着江南造船厂的船舶漂洋过海,催生了大洋彼岸对于“远东”的最早记忆。这些基础设施,又在新中国成立后,成了国民经济恢复与发展的基石。
  建国后,上海以全国工业基地的角色,辐射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提供设备,并输送半成品和人才。北至黑龙江的原始森林,南至海南岛亚热带海滨,西至新疆、西藏的高原与戈壁,上海生产的发电机、交流电动机、金属切削机等设备,构成了第一批深入农业地带的工业化系统,将广袤的资源,加工成为源源不断的产品。
  那之后的很长时间内,上海的产品、上海的“师傅”,都是全国各地与各行业的“奢侈品”。凤凰自行车、美加净牙膏、春蕾手表、海鸥照相机……在那个工业产品匮乏的时代,“上海制造”是生活品质的象征,上海来的技术员工,则是诸多工厂的命脉。
  时至改革开放,上海的工业拉动效应进一步加强。
  中国的两大经济带——长三角经济带和珠三角经济带,最大的地理优势,便是靠近上海和香港。相较珠三角的政策优势,上海的辐射来得更为简单直接。与上海的直接距离,曾是江浙城市竞争力的最关键数据,这一带的知名企业中,也大多流传着“大上海”的故事。
  浙江温州的南存辉,曾和其他浙江商人一样,沿着水路前往上海,追寻梦寐以求的通路、市场和技术。在上海,南存辉千方百计说服了几位退休工程师,这次求贤,成了他缔造中国最大电器企业——正泰电器的起点。
  与正泰类似,长三角的制造企业们,大多崛起于上海工业成果的红利。随着上海产业结构调整,其工业反哺全国的效应削减,这些后进者们逐渐接过了老师的权柄,中国工业化进程迈入新的区域时代。
  超过一个世纪的辉煌后,浦西的工厂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浦东的高楼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完成历史性任务、立足全新的高度,新一代的上海经济引领者们,看到了更远的地方。
  打通千山万水
  隶属陕西省商洛市的竹园村地处群山身处,秦岭与丹江一道,将这里的土地切割成带,使得交通极为闭塞。
  很长时间内,“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于此并未兑现。山野之间,野生栗子无人问津,逐渐腐烂;山道两旁,有村民用大框装着马铃薯,希冀过路人能够带点土特产离开……
  身处平原与盆地的人们,很难理解这些山区的经济面貌,以及这些优质农作物的命运。由于没有合适的销售通路,农民只能看天吃饭,将希望寄托在“农贩子”口中浮动的数字之上。很多时候,一整年的辛苦劳作,换来的,可能是农户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微薄收入。
  但过往糟糕的一切,在去年发生了彻底改变。
  2017年6月,一支由上海出发的电商精准扶贫队伍来到了竹园村,他们扶持了专门收购农产品的公司,与中国邮政共同梳理了物流体系,一个月后,村里的马铃薯直接卖断货。
  拼多多,是村民李养财知道的第一家互联网企业,对于通过网络销售马铃薯这件事,李养财不是很明白,他只清楚,自家田里的东西,不仅不再愁卖,还可以卖出高价。在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来上海工作一段时间的德国工程师曼德发现了一个秘密:“公司办公楼里,那些门口铭牌上贴有小红旗的人,业务最OK,态度更真诚。”他想,自己勤勤恳恳、工作出色,公司是不是也应该奖励自己一面小红旗?后来他遗憾地知道,那些小红旗是中国共产党党旗,只有中共党员才能拥有。
  在上海工作多年的上汽大众德方执行经理吴博锐曾感慨:“企业发展,党委的作用太大了。一个政党,能把大多数人的梦想凝聚在一起,实在了不起!”上汽大众党委书记张志勇说,在上海市国资委和上汽集团党委领导下,上汽大众党建走过了一条“方法—制度—体系—品牌—文化”的艰辛探索之路,坚持用创新精神突破传统工作思维和方法,把党建工作转化为推动企业持续发展的独特优势。
  党建做实了就是生产力
  上汽大众的实践对混合所有制企业做好党建工作提供了重要启示。“党建工作做实了就是生产力,党建工作做强了就是竞争力,党建工作做细了就是凝聚力。”6月30日,庆祝建党97周年暨上海国企党建工作论坛在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召开,论坛介绍了上海国资委党委“万名书记进党校”“红旗党组织”“党支部建设示范点”等创建和培训做法,上汽大众等企业代表、多名党建专家就“高质量推进国有企业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这一话题展开交流互动。当天,《改革征程党旗红——来自上海市国资委系统红旗党组织的报告》在论坛首发。
  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是我国国有企业的光荣传统,是国有企业的“根”和“魂”,也是我国国有企业的独特优势。伴随国资国企改革的征程,如何把企业党组织打造成为改革发展的引领者、推动者、实践者?
  上海拥有地方国有企业1.1万户,营业收入、利润总额、资产总额分别约占全国地方国企的1/6、1/4、1/5。上海市国资委系统目前共有1.4万多个党组织、近20万名党员,分别占全市基层党组织、党员总数的16%、11%。上海市国资委党委牢固树立“抓好党建是最大的政绩”的理念,统筹谋划基层党建工作,坚持不懈抓基层、强基础,树立基层党建标杆,营造“比学赶超”浓厚氛围,提升企业党建整体水平,有力助推各项改革攻坚和创新发展,为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提供了坚强保证。
  记者了解到,过去的一年,上海国有企业以完善党建工作责任体系、充分发挥党组织领导作用为重点,在全国国资系统率先制定基层党建、党风廉政、意识形态“三张责任清单”,全面推进企业集团和二级企业书记述职评议考核,并把党建工作作为领导班子任期综合考核重要内容,深入开展了“红旗党组织”“党支部建设示范点”评选、“万名书记进党校”等活动,推动国企党组织把党建责任牢牢抓在手中、落到实处。
  党的领导更加坚定,企业活力愈加迸发
  2017年,上海地方国有企业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8.5%;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1.6%。今年1至5月,上海地方国有企业实现营业收入超1.3万亿,同比增长12.8%;利润总额1200多亿,同比增长12.6%。
  事实上,从20世纪90年代起上海就在全国率先探索党组织和企业法人治理结构相互渗透、相互融合的国有企业领导体制。为进一步扩大党组织在公司治理结构中的影响力,后来又推行纪委书记兼任监事会副主席,专职党委副书记有条件的可进入董事会。全国国企党建工作会议召开后,在竞争类企业、功能类和公共服务类企业全面推行董事会建设,全面推行党委书记、董事长“一肩挑”,并适时选派外部董事,功能类企业实施外派财务总监制度,为国资国企改革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组织保证和体制保证。截至目前,符合条件的上海市管企业100%建立了“双向进入、交叉任职”的领导体制,市管企业、二级公司党委书记与董事长“一肩挑”比例分别达到90%、60%以上。下一步,上海国企将研究制定党委落实前置程序和“三重一大”决策制度、充分发挥领导核心作用的指导意见,全面落实一级企业、推动二级及以下企业修订完善党委议事规则和“三重一大”决策制度,切实把党组织研究讨论作为董事会、经理层决策重大问题前置程序。
  上海市国资委党委组织处处长苏虹介绍,实践证明,只有构建起明责知责、履责督责、述责问责的“责任闭环”,才能有效防止国有企业重业务、轻党建的倾向。上海市国资委系统将进一步完善党建考评体系建设,通过专项检查、现场考核、述职评议“三位一体”的方式,全面开展党建工作、党风廉政工作和经营管理工作综合考评,用“硬杠杠、硬指标”推动党建主体责任落实。与此同时,上海市国资委党委还将针对企业党组织层级较多、管理体制多样,党员成分多元、流动较快、青年党员占比较高等特点,鼓励基层党组织推进党建创新,进一步探索互联网党建、区域化党建、“走出去”党建等,并在“万名书记进党校”培训的基础上,组织开展“千名党务干部进党校”和“百名企业家进党校”培训工作,进一步巩固上海国企党建的基层基础。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7-06  【打印此页】  【关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