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中国制造2025”政策

  “制造业是我国开放最早的领域,也是市场竞争最充分的领域。目前我国制造业已基本开放,下一步扩大开放的方向很明确,就是要实现全面开放。”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日前就制定新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及制造业开放问题答记者问时如是说。对此,相关人士指出,中国全面开放制造业,表明了我们反对贸易投资保护主义、支持经济全球化广泛深入发展的鲜明态度。制造业全面开放不仅有利于企业提升国际竞争力、夯实中国制造业的基础,同时也将为外商提供更多更好的投资机会,给世界各国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促进全球经济包容性增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多米尼加共和国1日上午签署建交联合公报,决定自公报签署之日起,两国相互承认并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
  此间专家认为,中国和多米尼加建交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这标志着两国关系翻开了新的历史篇章,将进一步释放合作潜力,给两国人民带来更多福祉。
  符合时代潮流
  在建交联合公报中,多米尼加共和国政府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据此,多米尼加共和国政府即日断绝同台湾的“外交关系”。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研究员阮宗泽说,多米尼加承认和承诺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不设任何前提条件地同中国建交,符合历史和时代发展的潮流,符合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据悉,中多建交公报在北京签署前,多米尼加发布总统公告,宣布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与台湾地区断绝所谓“外交关系”。多米尼加外长巴尔加斯1日在北京表示,多米尼加将不再与台湾发生任何形式的官方关系,不进行任何官方往来。
  1971年10月,第26届联大通过2758号决议,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国前驻墨西哥、阿根廷、厄瓜多尔大使曾刚说,决议确认的一个中国原则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和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
  近年来,冈比亚、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巴拿马等国家纷纷与台湾地区断绝所谓“外交关系”,与中国恢复、建立外交关系。
  “与中国建交是多米尼加向前迈出的正确而重要的一步。多米尼加与支持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的其他175个国家站到了一起。”巴尔加斯说。
  建交水到渠成
  中多交往源远流长。华人很早就来到多米尼加生活和工作,为多米尼加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1993年,中国和多米尼加签署了互设贸易发展办事处的协议。“两国建交水到渠成,双边关系从此翻开了新的历史篇章。”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中国前驻古巴大使刘玉琴说。
  多米尼加政府法务顾问弗拉维奥·达里奥·埃斯皮纳尔在总统府召开的记者会上说,这一决定“是经过长时间的考量并通过与政商各界广泛协商后做出的,是基于多米尼加人民的需求和对未来的展望而做出的”。
  “中国在拉美多了一位守望相助的好朋友,多米尼加在发展振兴道路上有了一位互利合作的好伙伴。”阮宗泽说。
  专家表示,中国坚持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这也是多米尼加从两国长远发展和两国人民根本利益出发,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原因。
  阮宗泽说,近年来,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等得到了多米尼加的认同,巴尔加斯外长也谈到了多米尼加赞赏中国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合作前景广阔
  专家表示,中多建交将进一步释放双方合作潜力,为两国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为中拉整体合作注入新动力。
  目前,中国是多米尼加第二大进口商品来源国,多米尼加是中国在加勒比地区第二大贸易伙伴。去年中多贸易额达到18.71亿美元,同比增长10.3%。
  “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多米尼加是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最大经济体,近年来两国经济都保持健康稳定发展。建交后,两国可以对接发展战略,加强互利合作,更好地造福两国人民。”刘玉琴说,相信建交后将有更多中国企业赴该国投资。
  据了解,多米尼加对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意愿强烈。专家表示,双方可在基础设施、旅游、电力等领域加强合作,实现优势互补。
  “旅游是多米尼加的重要经济支柱之一。随着中国游客赴拉美旅游的数量急速增加,旅游将成为两国今后合作的重要领域。”曾刚说。
  多米尼加曾担任拉共体轮值主席国,近年来也一直积极参与中拉论坛框架下的合作。“中多建交将有助于推动中拉合作,促进南南合作,维护发展中国家共同利益。”曾刚说。 为外企提供良好回报
  “40年来,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成为世界制造业生产和出口大国、制造业领域利用外资大国和境外投资大国,逐步融入国际产业分工体系,对全球经济增长作出了重要贡献。2017年,中国货物进出口总额达到4.1万亿美元,是1978年的783倍;制造业领域实际利用外资达335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累计1201亿美元,中外互惠合作的范围、层次和方式不断拓展,中国制造业全面开放的格局已经形成并不断深化。”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近日表示。
  作为外商投资的重点领域,近年来制造业的外商投资准入限制不断缩减,如新修订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大幅压减了对外商投资的准入限制,在制造业31个大类、179个中类和609个小类中,完全对外资开放的已有22个大类、167个中类和585个小类,分别占71%、93.3%和96.1%。
  持续的扩大开放为外资进入中国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根据工信部数据,2017年中国制造业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4986家,同比增长24.3%。与此同时,中国企业海外投资近年来也呈现强劲增长态势,制造业占海外投资比重三分之一以上,覆盖纺织、食品、机械、汽车、电子等众多领域,为合作双方带来丰厚回报。
  规模扩大的同时,质量也在提升。近年来,外商投资的重点从加工制造逐步拓展到计算机、集成电路、智能制造等高新技术领域,在中国设立区域总部、研发中心的跨国公司近2000家。2017年,高技术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665.9亿元,同比增长11.3%;其中,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业、医疗仪器设备及仪器仪表制造业同比分别增长7.9%、71.1%和28%。在进入“全球产业20强”的中国工程机械制造商中,徐工、中联重科、三一、柳工等企业几乎都在欧洲建立了研发机构。
  苗圩指出,开放的中国制造业受益于国外资本、技术和人才的投入,也持续为外资企业提供了良好回报。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最近发布的《2017年中国商业环境调查》称,95%的受访公司在中国持续保持盈利,且三分之一的公司表示其在华业务比在其他市场的业务盈利高。
  与此同时,中国制造企业海外投资也给当地带去资金、技术和产品,解决了当地的就业、发展和税收。截至2017年底,仅中国企业在境外经贸合作区累计投资就达到307亿美元,上缴东道国税费24.2亿美元,为当地创造就业岗位25.8万个。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在美国俄亥俄州直接雇佣了超过14万名美国人,不仅为当地贡献了宝贵的税收和就业机会,也有助于维护和提升当地公共设施建设。对此,《华尔街日报》认为,中国投资正在重振美国“铁锈地带”。
  多行业取消股比限制
  “我们将在制造业已基本开放的基础上,进一步落实汽车、船舶、飞机等行业开放要求,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股比限制,并加强同国际经贸规则对接,为外商提供更多更好的投资机会。”苗圩说。
  国家发改委介绍,今年上半年将出台的新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将把制造业开放作为一项重点。比如,汽车行业将分类型实行过渡期开放,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通过5年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限制。
  对于中国逐步取消汽车行业的外资股比限制,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教授杜登霍夫直言,“我认为这一步十分正确,且很必要。”他表示,此举将促进中国本土车企加大对技术研发的投入,从而提高竞争力。而对外国企业而言,这项政策将会打消他们对技术流失的顾虑,吸引更多的外企在中国投资设厂。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近日报道,限制措施的放松反映了中国对年轻而快速增长的汽车制造业的自信,以及在国家推动发展电动汽车的情况下,让汽车行业更加灵活的愿望。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称,此举为德国以及美国、日本和韩国的汽车厂商带来新机遇。
  各大汽车厂商对此也普遍持欢迎态度。德国宝马汽车表示,“我们认为更自由、更富弹性的商业环境,将有利于中国企业、在华外企以及中国经济。宝马汽车将继续与本地合作伙伴追求共同利益与双赢的解决方法。”美国福特汽车表示,公司对取消限制措施感到备受鼓舞,期待获得更多细节。日本日产汽车称,将关注相关发展并做出相应规划。
  除了汽车行业,发改委介绍,船舶行业2018年将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包括设计、制造、修理各环节。飞机制造行业2018年将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包括干线飞机、支线飞机、通用飞机、直升机、无人机、浮空器等各类型。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在制造业方面已基本实现了全方位的对外开放,少数还保留限制的行业,如汽车、船舶及飞机等行业,也处在渐进开放的过程中。这些行业,特别是汽车、船舶行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在产业规模上已经位居世界前列,在品牌、技术等方面虽与一些跨国企业还存在差距,但也已经具备与其竞争的能力。在新一轮改革开放的进程中,为了能够进一步激发中国企业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强化企业的市场竞争意识,推动相关行业实现更好的发展,中国有必要也有条件推动制造业全面开放。”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互利共赢是根本原则
  进一步扩大开放领域的同时,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严鹏程日前指出,我们将采取更大力度的措施改善外商投资环境:一是加快营造公平竞争环境,二是着力提高投资便利化水平,三是不断加强法治化环境建设。
  具体来看,在资质许可、政府采购、标准制定、“中国制造2025”政策、科技计划项目、企业上市、注册登记等方面,给予内外资企业同等待遇。全面落实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负面清单之外简化管理程序。对接国际标准,在开办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跨境贸易等方面大幅缩减时间。加大知识产权执法力度,保护外商投资各类合法权益。加快制定外资基础性法律,以法律形式确定投资保护、投资促进、公平竞争、投资管理等基本制度。
  张建平认为,在全面开放、营商环境不断优化的背景下,市场竞争将会更加激烈。在此过程中,企业若想站稳脚跟并扩大市场份额,就必须加强创新、培育自己的品牌,这将有助于企业提升国际竞争力,进一步夯实中国制造业的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中国制造业的崛起,一些人担心,中国制造业发展中存在的产能过剩等结构性问题外溢,将会对其他国家产业发展带来较大冲击;也有一些人担心,中国政府推出“中国制造2025”,仅仅有利于本土企业发展,将会对其他国家企业设置不公平竞争障碍。对此,苗圩直言,这些疑虑是没必要的。“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互利共赢、开放合作都是中国制造业发展过程中坚持的根本原则。”苗圩说。
  以“中国制造2025”为例,近期美国政府在301调查报告中指责“中国制造2025”,认为中方在其中设定了市场份额和政府支持措施,构成不公平竞争。对此,商务部就明确指出,这没有事实依据,是对“中国制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5-02  【打印此页】  【关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