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难度对于小体量的蚁视来说不亚于登天

  自然光线是完全连续的,而在光场显示中,光线是有粗细的,就像在平面显示中,显示的最小单位是像素(也叫像元)。而在光场显示中,蚁视曾在2012年的专利中,把最小的显示单位定义成元光束。
 
  在Magic leap的技术方案中,元光束产生的途径主要是通过微型光纤投射器在不同的时间向不同方向投射元光束(图1)。无数的元光束从外界射入人眼,然后在人眼的视网膜附近形成无数个交汇点,这就是光场的“场”的直观体现(图2中每一根细线,代表的是一条元光束)。就像自然光线在人眼中,也会形成无数个交汇点,人眼对不同焦点选择性成像,使人能感知到像的深度,从而获得完整的空间信息。这种景深使得显示成像更加真实且可减少眩晕感,适合长时间佩戴。
 
  简而言之,光场显示瞄准的是完全真实地模拟自然环境的光线。这项技术的发展符合VR/AR的终极目标——即保证佩戴者持久自然地观看,让数字技术与人们的日常生活融合在一起。
 
  从蚁视给出的专利文件来看,他们在2012年就申请了光场显示技术的专利,甚至比Magic Leap还要早上两年,但却一直没有推出一款使用光场技术的产品。对此,覃政表示,虽然很早就掌握了相关的技术,但想把如此复杂的光场技术转化成产品,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而这一切是蚁视这样的创业公司难以承受的。
 
  早在2012年,覃政在上学时期就已经开始了光场技术的研究,在2012年4月申请专利成功到2014年公司成立,覃政已经做了4个版本的光场显示技术的样机。
 
  但是当2013年他拿着这个技术和样机争取创业的融资时,问题出现了,市场对这个产品几乎没有认知,光场显示技术在AR还没有普及的当时,大家都是抱着怀疑的态度,项目也自然难以得到资本的青睐。
 
  当2014年蚁视以VR技术进行融资成功后,覃政仍梦想着如何将光场技术落地,让整个行业眼前一亮。但在这时,现实的骨感开始凸显:覃政估算,这个技术想要落地至少需要5亿以上的研发资金,仅芯片技术就需要集成光场处理芯片、位置追踪芯片、显示驱动芯片等十余种。不仅如此,由于行业还未形成规模化生产,就需自建一条连通产品上下游的生产线,其难度对于小体量的蚁视来说不亚于登天。
 
  覃政表示,虽然不断有人在质疑Magic leap的融资金额巨大又迟迟没有产品问世,但是我们深知,相对于产品落地所需要消耗的必要成本和时间来说,Magic Leap酝酿六年才推出第一款产品是比较合理的。我们非常开心看到有明星创业公司把此技术落地,来丰富上下游的产业链,也给我们看到未来将这个技术落地的希望。
 
  此外,覃政也不太同意Magic Leap一出,现有的AR市场格局就将彻底颠覆的说法。在他看来,虽然光场技术能解决显示效果的景深问题,但目前AR发展的阶段,还有三个更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视角是否足够大?体积是否足够小?价格是否靠谱?
 
  即使对于“高大上”的光场技术来说,也逃不开这三个问题。从目前展示出的产品效果图来看,Magic leap One的产品在视角上并不是很大(按照体验者描述,应该是双手半张开的大小);而外媒爆料这款产品的价格在2000美元左右,虽然比微软的Hololens便宜不少,但依然不是能够在消费市场普及的价位。光场技术再好,如果不能解决这三个核心问题,那么产品的综合体验就不会太好。
 
  覃政表示,在AR目前的发展阶段,相比应用成本昂贵的光场技术,更重要的是能够尽快在FOV(视场角)、体积、价格这三个方面找到最优的解决方案。几天前蚁视宣布要在CES上展示一款新品AR眼镜蚁视Mix。覃政表示这款产品已经在这些行业痛点上取得了一定的技术突破,在小体积的基础上实现了90度以上的大视角,内嵌自研光机并可应用展示。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12-22  【打印此页】  【关闭

0